当前位置:主页 > 银行理财 >

文章标题:采写/芥末

发布时间: 2017-02-20

荻上直子:还是那句话,我想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。人们对我的影片有一些刻板的印象,比如大家认为我的电影一定会有小林聪美和?真佐子这两位演员,我想挣脱这样的印象。

谈生田斗真:让他演变性人有社会意义,我们花了三个月让他变得像女人一样美丽

专访导演荻上直子

两年前我读过一篇关于一名变性女性的文章,在14岁的时候,她告诉妈妈想成为一个女孩,也想要有胸,而妈妈非常支持她。这篇文章给了我很多启发,我被这位母亲的包容所感动,她始终都能够接受自己的女儿,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决定要拍摄这样一部影片。

(编者注:LGBT是女同性恋者(Lesbian)、男同性恋者(Gay)、双性恋者(Bisexual)与跨性别者(Transgender)的英文首字母缩略字。)

截止发稿前,荻上直子导演的《人生密密缝》拿下了影片在柏林的第一个奖——泰迪熊评委会特别奖。至此,荻上直子三次来柏林都有囊获奖项:2004年《吉野理发之家》拿下德国儿童基金特别奖,2008年《眼镜》获得曼弗雷德·萨兹格贝奖,这次《人生密密缝》更是拿下泰迪熊奖。下次再来柏林,荻上直子应该可以媳妇熬成婆,进主竞赛单元了吧。

当记者询问荻上直子,自己觉得《人生密密缝》比不少主竞赛电影都要出色,为什么只进了全景单元时,荻上直子似乎有些不满地回应道,“我也不知道,你觉得呢?”

凤凰网娱乐:为什么会把编织和佛教联系在一起?

凤凰网娱乐:合作多次的小林聪美、?真佐子、市川实日子不在出现在新片,出于什么考虑?

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荻上直子:生田斗真做了很多尝试,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。我们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研究如何让他变得像女人一样美丽,比如给他做卷发、帮他挑选衣柜里的衣服等。这个让他变身为女人的过程其实很艰难。另外,他也接受了训练,让自己的指尖和腿看起来更像女性。总之,他做了许多尝试。

荻上直子:我觉得他确实会有一定的压力。如果这部电影失败了,也许我以后就不再拍电影了,生田斗真的知名度会下降,他的粉丝可能会很失望,所以我们一起努力争取让这部影片取得成功。

《人生密密缝》讲述了由人气偶像生田斗真扮演的变性人的故事。这是荻上直子第一次在自己的电影中起用超人气演员担当主演,她觉得让生田斗真主演变性人,有着超越角色本身的社会意义,由于他的高人气,能让更多的日本人了解到被忽视的LGBT人群。

荻上直子:首先,有人告诉我,我之前的作品都治愈,其实我在拍摄时并没有想刻意营造出这种效果,当人们跟我说这些电影很治愈的时候,其实我并不是感觉很舒服。我这次想要打破这种固有的形象。对我来说,我想尝试些新鲜的东西。如果有人被这部影片治愈了,那我是OK的。但我其实是想尝试拍一些新的、有争议的话题。

凤凰网娱乐:生田斗真迷妹们曾经说过,“他就应该去演一次女主角”,这次终于实现了,你对他的表演还满意吗?

荻上直子:从某种程度上说,我的影片也是东西方风格的融合。有日本影评人告诉我,我的作品一直都很像美国的文艺片,我很感谢他们这样评价我。这部电影的框架是基于美国电影的模式,在故事创作上可能更像是西方的风格。

凤凰网娱乐:基于生田斗真迷妹们众多,会不会有压力?

荻上直子:因为我觉得让生田斗真这么当红的流行偶像出演这样一个角色,本身就有一定的意义在里面,他的出演让这部作品不再是部独立影片,而成为了主流电影。大多数日本人还不了解变性人和LGBT这个群体,那么请生田斗真扮演这个角色就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LGBT人群,另外,我出于私心,也想找一个美男子来演这个漂亮的女性角色。

凤凰网娱乐:为什么会选择生田斗真主演?

凤凰网娱乐:你的上部电影《租赁猫》也有个特殊的角色,就是那个异装癖邻居爷爷,是对边缘群体特别感兴趣吗?

凤凰网娱乐:你在美国待过六年,你如何看待东西方文化?中国导演李安会为这一议题设计强烈的戏剧冲突,为什么不在电影里安排强烈的文化冲突?

凤凰网娱乐:以前的作品都是治愈系风格,怎么会想到拍变性人这种含有冲突的题材?

因为我是一名女导演,剧组里也会有不少女性工作人员,所以拍摄期间,她们就会有人说跟他建议说某些地方他演得不像女人,必须要做到这样或是那样才行。生田斗真一直都很谦虚,虚心接受她们提出的意见,努力演好一名合格的女性角色。

荻上直子:我之所以拍摄这部影片,是因为我在洛杉矶已经生活了六年,在那里有很多同性和变性的朋友,但当我回到日本时,却找不到这样的朋友。所以我觉得这些人群在日本生活地非常艰难,很难出柜。我一直认为日本的这种现状特别奇怪,因为人群中肯定有一定比例的性少数群体,大概12%的人是属于LGBT群体的,这个数字我做过专门的调查。但是在我的国家,几乎找不到变性的朋友,这让我感到很奇怪。

荻上直子:我一直很好奇她们在生殖器这个问题上的是怎么做的,因为他们必须通过手术切除才能变成女的,但是其实那里一直也都是她自己的一部分。当切除之后,我不知道她们会怎么处理。我就在想,如果我个变性的女人,尽管那里已经切下来了,还是会想要拿来做点什么。不知怎么,我就把这跟佛教的仪式联系在一起了,我自己也没有织过东西。

凤凰网娱乐讯(采写/芥末) 荻上直子的电影以小清新出名,最为著名的《海鸥食堂》曾被日本最权威的电影杂志《电影旬报》评为2006年的十大佳片之一。她在中国的文艺青年中同样有着不小的影响力,豆瓣上《海鸥食堂》在接近4万人评价地情况下,有着8.3分的不错评价。此次借着新片《人生密密缝》在柏林参赛的机会,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到了荻上直子。